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旧忆
日期:2016/12/6  【字体:


    旧忆就如一扇窗,打开了就再难合上。
    曾经是谁踩在枯枝作响?曾经是谁踏着秋雨欢歌?“戏掬清泉洒蕉叶,儿童误认雨声来。”记忆中的你,是否还是昨日模样?
    成长,就是不断挥手告别,并用背影告诉相伴而来的人——不必追。已过的18年啊,每个片段,都应当是无法抹去的。但若说最难割舍,却应是稚子时候。天真未褪,眼睛里装着最纯净的星空。
    每次看见我家可爱的小表妹,除了流露出满心喜爱,更多的是她无法理解的羡慕。是啊,正值幼时的小可爱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情?她的小圆脸,不高兴时撅起的小嘴,被裹成粽子的小身板,以及容易满足的小欢乐,都让我回忆起我的儿时,那群人,那些树,还有时至今日不能忘也不敢忘的慈祥的面容。
    我的儿时,6年的乡下生活,成为我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那时的天总是很蓝,那时的雨总是很及时,而那时的我总是很快乐,并带着孩子独有的倔强。
    在我记忆里依旧鲜活着的是那个唤为小凤的姑娘和那个已经不记得名字的小男孩儿,他们书写着我的童年。四季是我们玩耍的对象,我们三个人手牵手,在路边随手摘几片树叶,随风奔跑,仿佛觉得这一跑,就能被风给举起来。春天,我们三人背着特制的小篓,拿着很小的锄头,去山上挖所谓的“折耳根”。记得有一次我因为这个掉进了门前的小河,裤子和鞋都湿了,害怕回家被奶奶骂,于是躲在外面不敢回,边走边哭,最后还是被其他大人领回去的。孩子,大概是最害怕家人的责骂了吧。玩过家家,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小活动,我倒是不爱当什么爸爸妈妈,至于具体当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其他小伙伴常常会因为这个跟我争论一番呢。夏天,门前那条小河便是我们的游乐场。记得我家以前有两条狗,唤为小花,小黑,还有一只小胖猫。它们三儿对我倒是忠心得很,每次我去哪都跟着,倒像我的贴身小保镖。我带着三保镖,那两个小伙伴带着小篮子,就这六个身影在河边倒映出美丽的图案。“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这般不一样的倒影又该如何遗忘?如何收藏?秋天,小家伙们都是有啥玩啥,各种游戏被我们玩个遍,跳格,跳绳。还有一个有着多种叫法的小游戏-----水鸭子(马路子)。大人们在一旁谈天说笑,我们继续在我们的小世界乐活着。树叶上不知不觉堆满了霜露,看来,冬天到了。冬天,我觉得每个小孩子都被包装成了一个样。因为都被家长裹得严严实实,像个小粽子似的,真的可爱至极。接下来的娱乐便是放鞭炮,不停整蛊大人,时而把鞭炮放在他人脚下,时而把鞭炮放在别人门后,每次都是被大人些骂回去的。现在想来,也应该只有孩子才有那般无拘无束的天性了吧。
    我的童年,如果少了一个人,就不可称为童年。那个人,有着最为慈祥的面庞,有着最为迷人的笑容,那个人,会在我顽皮到很晚归家时留着灯在门口等。那个人,会在我生病难受时整夜不眠在床前陪。那个人,会在我开心快乐时站在树下看。我的奶奶,便是那个必不可少之人,没有她,又何来我的儿时?
    我从小是跟着奶奶在乡下生活的,直到6岁那年爸妈把我们接到了城里。奶奶是一名医生,在我记忆里,奶奶长得甚是好看,她的笑也是迷人的。每次她出诊,都是我的悲剧日子,我会被她放在家里,虽然有时会有其他人来陪我,但大多时候我是被锁在家的,我常常反抗这种做法,但是反抗无效呀。逐渐地,我不仅习惯了这样,还偶尔会帮人打针输液,想想那时小小的我,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关于奶奶的记忆,是无法忘却的,记忆深种,便也不必提及了!
    床边的风铃,她会歌唱啊。满树的叶儿,她会奏曲啊。时间犹如白马,亲爱的娃娃呀,可不可以不要长大?现在才懂,在奶奶的怀抱中依偎着是多幸福的事。多想被锁在那扇门里的时间再久一些,久一些。
    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我已不记得。而有些,注定是归人,时至今日,我都无法遗忘。我的年少,我的欢乐,纯真,还有小倔强,都将在属于我的平行时空中永存。
    时隔经年,若你我重逢,是该以眼泪,还是沉默。
    成长路上,无数正在发生的事,无数即将发生的事。每滴眼泪融进风浪中,便可推动各自的船儿迎风启航。旧忆难忘,故梦难圆。可毕竟经历过也是一种值得不是吗?



打印此页   编辑信箱   关闭窗口   收藏本页  
 


Copyright © 2010-2023 四川警察学院学生处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子邮件:xinlijiankang@gmail.com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江阳西路34号

网站技术支持:零距离网络工作室     管理登录